目前乐视生态中的乐视体育、澳门新葡亰网投:乐视手机,以融资平台乐视网为基础

 运输物流     |      2020-01-03

续性,一旦资金出现缺口,则直接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互联网业内曾流传这样一句话:乐视,要么成为伟大的神话,要么成为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笑话,但它却绝不会是一个平庸的公司。 7月6日晚间,乐视网(300104.SZ)公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位,并退出董事会。时钟回拨到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A股上市,创始人贾跃亭迎来自己的创业板首富时代。 7年间,乐视网由一个被业内视为二流的视频网站,成为第一家在国内上市的视频网站公司,并逐步成为创业板龙头。 在上市后的第七个年头,这个一涨一跌都影响着创业板指数的龙头公司总部大厅,却睡满了讨债人;不到40岁就成为创业板首富的贾跃亭,也不得不面对资产冻结,退出乐视网的困境。 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凯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原KPCB中国主管合伙人周炜等圈内人士在个人微博、微信中纷纷对乐视及贾跃亭表示声援,刘强东表态现在谈论乐视或贾跃亭的成败为时尚早;王冉称“要为曾经在BAT丛林中蒙眼狂奔的贾跃亭鼓掌”;周炜表示乐视和贾跃亭至少在真正实现互联网电视全面被市场接受和认可方面功不可没…… “服其百亿融资,哀其大厦将倾,叹其放言担当,怒其经营不专。乐视网的贾跃亭时代,一去难返了。”并购投资人李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曾经的资金盛宴 贾跃亭时代的乐视网经历了什么? 2003年,30岁的贾跃亭在王府井某住宅区的简陋办公室里成立北京西伯尔公司,主营网络覆盖及3G增值服务。2004年,西伯尔公司旗下无限星空事业部独立出来,乐视网诞生。这一年前后,国内视频网站迎来爆发期,优酷、土豆、56、酷6都成立于此。此时的乐视网主营vod点播业务,采取全站,频道,单片收费进行盈利。 与其他相爱相杀的视频网站相比,这段时间的乐视网一没有接受过任何一轮融资,坚持购买版权。前者令贾跃亭牢牢掌握乐视网控股之位,并在日后为贾跃亭多次股权质押换取资金补贴非上市体系业务提供了可能性。后者则令乐视网成为当时业内最全的正版影视库,在视频网站普遍烧钱亏损时使乐视实现盈利,最终成为第一家国内成功上市的视频网站公司。 数据显示,2007年,乐视版权资产价值187万元,2011年版权资产价值高达8.54亿元。百度、优酷、PPTV等竞争对手一度为乐视贡献了超过60%的版权分销业务收入,占乐视总收入的三成。 2008年,乐视网迎来北汇金立方、深圳创新投资、深圳南海成长精选基金的5200万投资。 2010年,在投资方的大力推动下,乐视网成功在创业板上市。 2012年,乐视宣布进军智能电视,贾跃亭改变低调作风,开始以黑色T恤的配上大屏PPT解说的方式,频繁向外界介绍乐视构造的生态。 也是从2011年开始,贾跃亭股权质押融资开始。数据显示,贾跃亭第一笔股票质押融资发生在2011年7月13日,贾跃亭之姐贾跃芳将个人明细79.5%的股票进行质押。4个月后,贾跃亭分两次将名下42.73%的股票进行质押,三笔质押融资超过14亿元。 2014年,乐视网以410亿元的市值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一的公司,贾跃亭成为创业板首富。2014-2015年的牛市催生了乐视网市值高峰时刻的到来,却也成为了乐视整体转折的开始。 2014年年底,贾跃亭以上市公司乐视网为基础,开启了乐视生态的激进扩张,逐步构造乐视生态七大板块,涉及内容、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等。并在2015年收购易到,2016年拿下酷派,同时进军北美、印度市场。 乐视生态也从2015年被公开提及,贾跃亭希望借助生态,打破中国互联网BAT格局。 TMT独立分析师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无限度的交叉支持,是乐视生态快速发展的基础,其实很早就埋藏了‘炸弹’,贾跃亭股权的大量质押,出卖股权后收回的现金又无偿借给公司使用,这些都不是正常的资本运作。”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的统计,从2013年至今,贾跃亭共质押股权34次,其姐贾跃芳共质押股权4次,这期间大部分质押刚好是乐视网股价处于高位的时候。有数据显示,贾跃亭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融资已超300亿元。 此外,2010年上市至今,乐视通过IPO、定向增发和发债的方式融资额达91.44亿元。截至目前,乐视网直接融资共计9次,其中定向增发3次,其他债券方式5次,首发1次。 乐视网上市以来,贾跃亭还进行过三次大规模减持,持股比例由45%降至26%,减持金额超110亿元。 毫无疑问,近年的乐视网已经成为乐视生态以及贾氏家族的“提款机”,涉及的“资本运作”实际上基本是“资金运作”。 扩大再生产陷阱 根据乐视网公告,贾跃亭股权质押及减持获取资金,一是为了无息借给上市公司,用于乐视网日常经营;二是为了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公司股权结构。但纵观乐视生态七大板块,除乐视网、乐视影视具有盈利空间,手机、汽车、体育均是烧钱并短期看不到盈利的项目。 有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乐视在生态体系的投资已超700亿元,但能实现自我造血的板块寥寥无几。资金链危机爆发后,贾跃亭公开表示乐视手机为亏损源头,但市场普遍认为,其目前仍然坚守的乐视汽车,同样是烧钱板块。 李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乐视现在的危机表面看是兑付危机,但其实典型的兑付危机是债务众多,而资产为正,由于外部因素导致挤兑而导致的流动性不足。然而乐视系是事实上的资产为负,依靠强大融资能力带来泡沫化估值背景下的挤兑。倾巢之下,恐无完卵。所有乐视有价值的资产可能会出售,也可能会因信任危机而衰败。” 2016年年底,逐渐有乐视手机供应商前往乐视大厦催债,成为如今乐视生态危机的起点。有分析表示,贾跃亭的布局埋了太多的地雷,一个地雷引爆,所有的地雷都将连续爆炸。 整体来说,贾跃亭通过上市公司获取资金,并将资金投入其他产业,无疑是一种加杠杆行为,如果说资金真的进入了乐视其他项目中,那么其目的很可能是希望通过乐视网这一平台加大杠杆,以实现乐视整体的扩大再生产。 只是这样的杠杆最终加得已经脱离基本面,也令乐视整体步入“扩大再生产”陷阱。 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乐视资金的滚动质押,交叉占用孙宏斌看得很清楚,融创坚决要求从乐视生态中割裂出经营状况较好的上市部分,严堵上市部分和其他间的资金输送,明确要求贾跃亭减少上市部分股份的质押(甚至为解决其资金困境,让贾将资产质押给自己),推动其好转。这就出现了融创利用乐视的资金困境提高在上市部分控制权,贾跃亭转向汽车。其他非上市部分近期做法都是止损退出。” 界面新闻记者获悉,目前乐视生态中的乐视体育、乐视手机,都有可能会被卖出,此前界面新闻还独家报道过乐视游戏现有的部分股东正在私募圈中寻找接盘方。但以乐视手机为例,有意的接盘者目前并不多。 谁会掌控乐视网? 任何领域,去杠杆都不会是一帆风顺且毫无牺牲与痛苦的。乐视的去杠杆之路也不能幸免,这次作出妥协与“牺牲”的是乐视创始人贾跃亭。 7月6日,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乐视网将面临董事会重组。同一天乐视网发布公告,公司现任董事会拟进行改选。此前乐视网董事会为3+2结构,改选后,董事会将变为“5+3”模式。公告中,5名非独立董事除刘弘、刘淑青外,新提名的3名非独立董事为梁军、张昭、孙宏斌。融创系的痕迹已经非常明显。 在贾跃亭宣布辞职后,曾有分析认为乐视网最后还是姓了“孙”。但有分析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贾跃亭虽然离开了,但是从董事会格局来看,乐视新董事长,还将仍然是乐视人,不会是融创孙宏斌。” 乐视网新一届5名非独立董事中,刘弘现任乐视网副董事长、副总经理,为乐视联合创始人,根据公开报道,刘弘与贾跃亭创业期间同吃同住,私交甚好;梁军现任乐视网总经理,1995年任职联想,2012年加盟乐视,先后担任乐视网副总裁,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COO,乐视致新总裁等职位;张昭现任乐视影业董事长兼CEO,2003年创立光线影业,2011年离开光线,创立乐视影业并任职CEO及执行董事,成立一年便将乐视影业市场份额迅速扩大,创造影视圈内的“乐视速度”。 融创方面则有孙宏斌、刘淑青,后者在2017年4月进入乐视网董事会,现任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早在2004年便加入融创,一直担任财务和风控工作。 根据相关规定,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将从上述5名非独立董事中选举产生,目前乐视派占据三席席位,此外,贾跃亭虽然辞职,但其持股25.67%仍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为乐视网实际控制人。根据今年3月孙宏斌在融创业季交流会上单方面宣布梁军为乐视网CEO来看,梁军或是双方均可以接受的新任董事长人选。 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后,乐视的危局并不能宣告结束。孙宏斌,这位比贾跃亭大十岁、职业生涯也充满传奇色彩的晋商,将如何引导乐视网开启新时代? 目前,乐视网已停牌54个交易日,并且还将继续停牌超过3个月。谁又能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根据乐视网的公告,在贾跃亭持有的23.07%乐视网股权中,有21.49%已经处于质押状态,而且这些质押的股票都已经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与此同时,贾跃亭持有的这些股权也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令人惋惜的是,贾跃亭虽然看到了移动端的未来,却忽视了乐视的现状。从乐视变相并购原来著名的国内手机厂商酷派开始,乐视手机就走向一条不归路,一直处于大幅亏损以及生产规模的大幅缩减。

而这仅是乐视暴雷“后遗症”的冰山一角,在逐级失控中,乐视帝国慢慢沦陷……

杜军称,在乐视发展最快的时期,各种明星高管空降而至,他们确实给乐视带来了一些资源和品牌曝光,但是,乐视内部其实对他们很排斥。“因为很多高管来了以后,似乎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圈资源,比如有个项目原先都是乐视派人去自采内容,但一高管来了之后,全部变成外部采购,而且价格虚高。”

一、故事梗概

“站着把钱赚了”是《让子弹飞》这部电影里深入商业人心底里的一句话。因为站着赚钱并不容易。作为乐视故事的主角,贾跃亭难以回避聚光灯的炙烤。造梦者?庞氏骗局制造者?众说纷纭,是非难定。

贾跃亭的不舍,换来的是孙宏斌的离去。 在入主乐视网期间,孙宏斌曾想把乐视影业装入上市公司,最终没有实现。不过现在,孙宏斌倒是成功把电视业务剥离出了上市公司开始独立运营。5月7日,乐融TV在北京召开了新品发布会,它与乐视电视也再无瓜葛。

四、“转”

近日,贾跃亭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反思,自己意识到存在同一时间布局产业过多与公司管理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融资方式单一、募资使用节奏失控,经验不足,导致集团中非上市公司猝死。“我深知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深感愧疚和自责。”

贾跃亭与后乐视时代

贾跃亭曾经把乐视划分为上市公司、 非上市公司、汽车生态三个大体系。贾跃 亭表示,乐视以后将会聚焦两大体系,即 上市公司体系和汽车业务,而非上市公司 体系业务以后如果孵化成功,再考虑装入上市公司或者其他整合。

“我们一直在努力,从仲裁结果来看,并不公正。乐视网不应该承担归还投资款的责任,如果后续持续败诉,这系列官司会让乐视网非常被动。实际上乐视网没有享受任何利益,却要承担超100亿元的责任,这会把公司拖垮,拖得一点机会也没有了。”面对《证券日报》记者,乐视相关人士表示。

乐视网落得如今的局面,其创始人贾跃亭也难逃干系。在整个乐视的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本应与乐视休戚与共的贾跃亭飞往美国至今未归,留下了一堆烂摊子也无人能够厘清。虽然他多次表示,“乐视的债务会负责到底”,滞留美国造车也是为了留有一线生机,但当乐视网真的可能要退市的时候,最欲哭无泪的其实是数十万乐视网股东。

由乐视视频延伸出的乐视电视业务,也有其自身特点,即通过购买乐视会员赠送电视等方式来获取市场占有率。可见乐视电视卖的是内容差异化,而其他厂商卖的是硬件优势。

然而此时的贾跃亭,不甘于仅做内容,抛出一个更大的计划。在初步建立全面平台化战略后,乐视开始效仿小米,引入硬件代工,推出互联网电视。随后,乐视迅速将终端入口从电视延伸到盒子、手机,甚至不相关的酒业;在内容上持续扩容,从影视跨界到体育赛事、无人机、音乐等领域,同步在体外孵化电商、大数据等互联网项目。

若细数乐视曾经做过的业务,十根手指头怕都不够用。视频、影业、电视、云计算、体育、音乐、手机、电商、汽车、网约车、地产等等,在创始人贾跃亭的生态理念下,乐视的业务边界不断“蒙眼狂奔”,在这个过程中,这些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业务也与乐视网产生了诸多关联,也正是这些错综复杂的关联债务关系,最终压垮了乐视网。

1、贾跃亭与乐视网的基本股权结构关系

而这一遍地开花的背后仍是烧钱、烧钱、再烧钱……

2015年5月,乐视网的股价达到了历史高点,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5年-2016年,是乐视的巅峰时刻,旗下的各个子业务也纷纷完成独立融资,乐视体育的A轮和B轮融资,乐视移动的A轮融资,乐视云的A轮融资,网酒网的A轮融资,乐视汽车的A轮融资等均发生在这段时间内。

2、乐视电视

在“梦想”逐渐壮大之下,贾跃亭带领乐视网登上资本的“快车”。很快,乐视网获得了深圳创新投资等共计5200多万元投资。

自2010年8月12日上市至2019年5月13日暂停上市,乐视网在创业板历经了3196个日夜。如今,乐视网的主营业务显示只有互联网视频,这似乎又回到了上市之初的起点,但在过去近9年,围绕“乐视”而形成的一股“生态旋风”,曾深深影响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澳门新葡亰网投 121e752d81bd34a8fa609d5ec18335f4e.jpg

随后一系列问题如疾风暴雨般来临,那一年里,乐视及其旗下纷杂的分、子、孙公司被曝出进行金额巨大的关联交易,诸多产品陆续延期交付、对员工欠薪、对子公司挪用资金、巨额应收账款和坏账、内审职能违规缺失严重等问题持续爆发。

杜军切身经历了乐视这段最为疯狂的扩张岁月,在他看来,乐视的发展有些不可思议。“昨天刚开始做电视,今天就要做手机,明天突然开始要造汽车,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做成,只是觉得老贾太牛了,他要做的东西都超出了我们的认知。”

  1. 65%的股份, 合计持有乐视网 44. 86%的股份, 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刘弘仅持股
  2. 31 %, 其它大股东持股占比更少, 由此可见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是国内普遍的一股独大型。

这显然并不能满足贾跃亭“为梦想窒息”的大计划。2014年,乐视移动成立。也就是在乐视狂奔的这一年里,贾跃亭在众人的反对下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造车!这个动辄需要百亿元的项目,成为乐视命运的转折点。

乐视网终究没有逃脱暂停上市的命运。5月10日下午,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因此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实际上,在4月26日发布了2018年财报之后,乐视网暂停...

该案其实也源于贾跃亭通过银行融资反哺乐视的一个重要环节,只是乐视、贾跃亭资金链断裂已是事实。

而乐视对非上市部分重资产的资金又造成了上市公司应收账款的持续高水平,拖累了上市公司的良性发展。即使后来孙宏斌的百亿元资金注入,乐视经营资金情况也并未改善。对于业务以轻资产为主乐视来说,经营下滑,便意味着拖累无形资产变现,这也导致乐视帝国难以起死回生。

再比如乐视云案件中,重庆基金已向乐视网申请仲裁金额14.03亿余元;乐融致新货款违规连带责任案件中,和硕联合已起诉乐视移动、乐融致新等,诉讼金额约2595万美元。在这些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的债务纠纷中,乐视网可能承担的最大责任涉及金额达到126亿元。

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就决定了贾跃亭对乐视网的绝对控制力,而乐视的非上市公司体系以及汽车体系一个隶属于贾氏家族控制,另一个完全是贾跃亭个人事业。所有,整个乐视生态的实际控制人都是贾跃亭个人。

由此,乐视TV也一度超越了国外大品牌,市场占有率接近30%。乐视手机也频现瞬时售罄。乐视帝国的乐视影业、乐视电视、乐视手机、乐视云、乐视云等生态逐渐通过单独融资发展壮大。

随后,乐视加速了业务扩张。在两年的时间内,乐视连续推出了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汽车、乐视手机等业务。2015年10月,乐视在北京召开了一场主题为“无生态不化反”的大型发布会,这场发布会声势浩大,众星云集,贾跃亭在会上确立了乐视的七大子生态,包括大屏、内容、体育、互联网及云、互联网金融、手机、汽车等。

宏伟蓝图-扩张-缺钱—股权结构影响—融资方式选择—烧钱—引进战略投资人—死局

3个月前,乐视网陷入官司中,昔日在乐视体育融资中出资的14方股东直指乐视网违规担保对其提起仲裁申请,目前仍有13方股东仲裁仍在审理过程中。倘若上述违规担保案件均被判决败诉,乐视网也将承担的最大回购责任涉及金额达110亿余元。而从目前已出的部分判决结果来看,乐视网大多败诉。

4月29日,乐视网曾发公告称,公司及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已经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还称,在立案调查期间,乐视网及贾跃亭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

我们需要先回顾一下贾跃亭与乐视的关系。

乐视体育被吊销营业执照,乐视手机早已停产,乐视地产、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等先后被接盘,而在美汽车业务也难言乐观,曾经的贾氏时代的乐视帝国终究成为“神话”。

在美国,贾跃亭的FF过得也并不顺利,2018年FF和恒大的合合分分那是另外一个话题,已经和乐视网没有太多关系。但贾跃亭身上的乐视标签却永远挥之不去。

到这里还仅仅是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之间的故事。但是,由于巨大的产业布局和严重的资金短缺问题,致使贾跃亭迫不得已需要寻求外部战略投资者的帮助。而传说中的救世主,融创的实际控制人孙宏斌应运而生。

对此,8月14日,乐视网相关内部人士给记者的回应是:目前董秘办人员较少,可能较为繁忙,接不上电话。“专门接电话的人辞职了,公司正在招。”

5月10日晚,乐视网也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公告》。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最终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承”在故事中向来没有“转”的情节引人入胜,但是却起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我们需要花费更多精力来分析乐视生态的盈利模式,以了解,在这个故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个当初一致被赞誉的企业、被看好的生态模式走向凋零?

至此,乐视手机、乐视地产、乐视汽车这三个烧钱的项目开始快速布局,其更大规模的产业撑起乐视帝国更广阔的空间,也支撑着贾跃亭的“梦想”。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乐视汽车等三大体系、七大子公司构成了七大生态体系,总共涉及100多家企业,成为一座庞大的集团帝国。乐视市值更是在2015年被推上1784亿元的最高峰。

这或许也可以回答,2017年1月融创驰援乐视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点名要投的三个业务为什么是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电视。

故事的开局如此精彩,为何却会变了结局?

一位早期曾与贾跃亭并肩闯商海的人称:“创办乐视网是贾跃亭的一个极具眼光的投资,创造内容收益的乐视模式也是其一个超前的战略选择,贾跃亭是敢于吃第一个螃蟹的人。但在那个新模式、新理念容易被追捧的年代,他拥有太高的自由度,也更容易迷失。”

杜军从内部视角也向记者描述了当时乐视的混乱现状。“乐视体育成立之后,就开始了疯狂的版权购买,什么体育项目都想买,而且是以远远高于市场的价格。我们内部都在想,这么高的价格买回来还能回本吗?但乐视当时的做法就是,买下版权就开发布会,然后接着融资。”

乐视的故事其实尚未终结,贾跃亭最近一次活跃在媒体是因为

一场暴风过后,融创派驻乐视网董事会首位代表刘淑青、乐视“老人”张巍等一众高管先后离开了乐视网。然而“退市”危机却迫在眉睫,由于大量官司压身,拯救乐视网之路异常艰辛,虽然已退出这个漩涡,但包括乐视网众高层在内的乐视体系的人都在等待奇迹的发生。

在乐视最为艰难的时刻,山西老乡孙宏斌曾出手相救。2017年1月,融创斥资150亿元入股了乐视网、乐视影业和当时的乐视致新。交易完成之后,虽然融创只持有乐视网不到9%的股权,但在随后的半年内,融创成功地控制了乐视网的董事会。

贾跃亭直接拥有乐视网 44%左右的股份,通过乐视控股 有限公司 间接持有乐视网

就是到今天,乐视长期以来的繁杂且不够透明的关联交易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且成为乐视网“命运扭转”的最大的拦路虎。

乐视网终究没有逃脱暂停上市的命运。5月10日下午,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因此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

应当说,融创作为战略投资方其实是安排好了一定的退出路径的,至少已经获取了用户流量、一个创业板的壳资源以及乐视比较优质的产业资源等。

买下上海地块、购买乐视大厦、4.2亿元重庆拿地、30亿元购入北京核心区世贸工三、2.5亿美元收购雅虎在美土地……

现如今,贾跃亭已经被列为失信执行人,成为了一名“老赖”,其在国内的资产也悉数被查封,他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FF。去年与恒大的合作,彻底暴露出了FF的资金困境,虽然近期FF又迎来九城的6亿美元支持,以及一笔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但FF的处境仍然不容乐观,未来何去何从,需要时间来回答。

一是承诺在2017年12月31日前,完成 将乐视影业的全部股权注入乐视网;二是承诺在2020年9月30 日前,将乐视致新装进上市公司;三是贾跃亭承诺将其持有乐视 网股份的质押比例降到50%一下,且保证此后其持有的上市公 司股份质押比例维持在50%及以下。”(此信息笔者暂未核实,仅供参考。)

贾跃亭基于上市公司的质押融资之路始于2012年。比权益融资更低的融资成本、更低的公司控制权风险,让股权质押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重要融资渠道之一。在乐视刚刚开始扩张之时,贾跃亭就开始以股权质押融资,2018年,贾跃亭已将99.54%的股权质押出去,后其又在股票高价位时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不过贾跃亭这一动作后被乐视网视为违约。

除此之外,乐视网还违规对外承担了一些回购责任。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如乐视体育,其股东德清凯佼、普思投资、厦门嘉御、天弘创新、鲁信文化、 体奥动力等已分别向原股东申请仲裁,如果乐视体育A+轮和B轮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那么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或将共承担约110亿余元的回购责任。

澳门新葡亰网投 204d26c2a5fae49b592d3ada56cfe2e65.jpg

形成足够的自我造血能力之下,显然贾跃亭对造车的‘狂热’对资金的大规模汲取成为乐视命运转折的关键。人才、团队和组织文化及内部审计等问题,也是助推了乐视的快速崩塌。”武汉大学金融系一位教授表示。

截至2019年5月9日,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92047.0732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为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公告表示,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8年底,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28亿余元。

乐视生态应当说承接了整个故事的发展。乐视在早先是做视频网站的,及至如今视频网站仍然是乐视罪成功的业务,也是基于视频网站,贾跃亭才开始了从生产乐视电视、生产乐视手机到乐视生态的扩张之路。

这时的乐视已经集聚各种耀眼的光环:第一家网络视频上市公司、最大的网络影视版权库、网络视频新模式的开创者。而后其一度扩张到拥有三大体系,横跨七大生态子系统,涉及上百家公司的大型集团,其整体估值高达3000亿元。

如果追溯乐视最初的业务扩张,2011年成立的乐视影业和2012年推出的乐视电视,都可以理解为基于原有业务的衍生。一位熟悉乐视业务的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这种衍生出的新业务,它的发展也会更为健康,术业有专攻,乐视网当时在视频内容和电视产品上都有足够的积累。”

从乐视生态包括“终端 + 平台 + 内容 + 会员”在内的全产业链生态模式开始的扩张之路,到贾跃亭为了乐视梦的疯狂扩张与融资,再到孙宏斌为转型所寻找的平台,串起了这短短两年的“疯狂乐视”的故事情节。